Site Loader

LOCATION

台北市大安區仁愛路四段409號1樓

新聞來源:VT 2018-01-20

 

「這20幾年裡台灣電影,甚至台灣文化在泰國缺席了。」陳冠甫 駐泰國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文化組組長

透過此次影展規劃的8部台灣電影,策展團隊企圖填補台灣電影在曼谷空白的20年。然而,記憶重塑的企圖,決定自「移民社會的台灣」回憶起。

【曼谷2018台灣電影展】(Taiwan Film Festival in Bangkok 2018)即將在今年1月,舉辦於曼谷市中心EmQuartier購物中心4樓的Quartier CineArt電影院。甫於去年7月成立的駐泰國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文化組,在設組不到半年的時間,便力邀泰國最盛大的曼谷世界電影節 (World Film Festival of Bangkok) 策展人 Kriengsak Silakong (Victor) 跨刀協助策劃,文化組組長陳冠甫表示:「影展活動是設組之初的重點內容,影視產業的推廣往往能達到超越單向傳播的互動效果。」

提起此次影展的策展核心,陳組長不諱言地直接點出:「這20幾年裡台灣電影,甚至台灣文化在泰國缺席了。」台灣新浪潮電影在90年代的潮起潮落,似乎沒能上岸曼谷,除了在國際影展獲獎不斷的楊德昌、侯孝賢、蔡明亮仍為泰國電影圈知悉,在那之後的台灣創作圈一直未將足跡鋪陳曼谷——「似乎對台灣的電影人來說曼谷這個市場太小,而不受重視」,陳組長認為透過政策的協助,他更看見泰國團隊如何展現爭取國際能見度的野心,亦擔憂台灣早已晚了一步。

台灣記憶・台灣印象的重塑

透過此次影展規劃的8部台灣電影,策展團隊企圖將台灣電影在曼谷空白的20年重新填補。然而,記憶重塑的企圖,決定自「移民社會的台灣」回憶起。

早在泰國具有高知名度的楊德昌電影《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1991)敘寫台灣社會當時面對外省移民及極權政治壓迫的氛圍,故事不僅是關於年少之間的情愛糾葛,更多的是反映1960那民心不安的年代。惶惶不定之後,是幢幢高架的國族建構。透過侯季然導演的民歌紀錄片《四十年》(2016),重新梳理「唱自己的歌」如何在校園裡,從口號唱成一個民族情懷的年代,又如何在校園外,喚醒台灣對於本土、草根的呼喊。台灣的民歌四十,在東南亞國家的華人社會,刻成「華人認同」的依歸。然而,在曼谷廣大的華人社群,紀錄片裡藏在移民一、二代記憶中的民歌聲響,能否喚起「台灣印象」的痕跡?

類型多元的當代台灣

「台灣的IT產業、高科技印象在曼谷社會仍是十分鮮明的,但我認為台灣不只如此。」Victor (Kriengsak Silakong) / 曼谷2018台灣電影展策展人

「台灣的IT產業、高科技印象在曼谷社會仍是十分鮮明的,但我認為台灣不只如此。」策展人Victor激昂地分享對於台灣電影的熱愛,不僅是台灣電影,「華語電影」對他來說,就像他華人身份的一種顯影。「我父母都是從廣東移民來泰國的,我是華人,只是我中文說得不好。就算不完全聽懂,我還是非常喜歡華語電影。」

對Victor來說,除了把經典電影帶到泰國,反應當代台灣社會脈動的電影更是不能缺少。有商業賣座、也有人性陰暗面,有溫暖陽光,也該有荒誕不羈。Victor毫不掩飾他此次的野心,對於台灣電影的掌握,他認為這麼多元的類型是泰國電影工作者在選擇主題時沒有嘗試過的,正好藉由此次機會,囊括各個面向。

陳組長也認為,每一部片的不同特色更象徵著台灣多元包容的社會。《只要我長大》(2016)的台灣原住民孩童故事,點出蔡英文政府上任初期對於原民議題的重視,故選之作為開幕片;《一路順風》(2016)描寫台灣底層社會青年難逃的結構問題,議題之外同時具有公路電影的娛樂效果;《強尼・凱克》(2017)與《青田街一號》(2015)呈現台灣年輕人城市生活的浮光掠影;《白蟻—慾望迷網》(2017)刻畫人心,影帝吳慷仁的演技更是台灣實力新生代的最佳代表;《上岸的魚》(2017)藉由家庭關係,細膩描繪親子之間的矛盾與拉扯,於近期國際影展獲得不少掌聲。有人說2017年是台灣「後海角時代」的低潮年,然而這六部電影仍舊挺進泰國市場,為2018年的開篇擲下響亮一聲,是台灣的電影人才不倦創造的豐碩果實。

Post Author: bo_marketing